2020年上半年全國進口煤炭17399.10萬噸,同比增長12.7%。在我國進口煤炭政策限制趨嚴的情況下,煤炭進口量依舊出現了超過預期的增長。以下對進口煤炭投資分析。

  上半年我國煤炭進口量主要來源國的前五位依次為印尼、澳大利亞、俄羅斯、蒙古、菲律賓,與2019年進口來源國結構相比,俄羅斯超越蒙古躍居第三位。整體來看,我國煤炭進口來源國仍以印尼、澳大利亞為主,不過比重較2019年有所變化,進口煤炭商情報告指出,其中印尼所占的比重略有下降至49%,仍為我國煤炭進口量最大的來源國;澳大利亞進口量比重上升近9個百分點至32%,增加最為明顯;俄羅斯、蒙古國、菲律賓占比均有所下降,蒙古國降幅較大,超6個百分點。

進口煤炭投資分析

  在可預見的未來,國家將對進口煤炭行業開展持續不斷的依法專項治理和督查,煤礦違法違規建設生產行為將得到有效遏制、超能力生產將得到控制,減量化生產也會取得明顯成效。煤炭企業必須進一步淘汰落后產能、開展兼并重組,圍繞安全高效智能化開采、清潔高效集約化利用等開展技術攻關,建設示范工程,只有使先進產能得到有序釋放,才能讓價格逐步回歸合理期間,使行業整體向轉型升級邁出新步伐,進而提升中國煤炭工業的可持續發展能力。現從四大方面來了解進口煤炭投資分析。

  (一)國內外煤炭價差

  進口煤與國內煤兩者的價差始終是國內煤炭進口的確定性因素之一。2015年末、2016年初,在一系列政策因素的支撐下,國內動力煤價格下降速度明顯放緩,而國際動力煤市場仍然處于供大于求階段,進口動力煤價格持續下降,導致我國煤炭進口量正向激勵,動力煤進口價差優勢與進口量呈正相關。然而,煉焦煤則有所不同,由于我國煉焦煤的稀缺性,當國內資源無法滿足需求時,即使價格倒掛,進口量依然增加,并不受價差優勢影響。

  (二)供需矛盾

  我國煤炭資源北多南少、西多東少,而煤炭消費卻集中在華東以及東南沿海地區,因此我國煤炭資源的分布、生產與消費地區分布極不協調,呈現出逆向分布的特征。迎峰度夏、迎峰度冬兩季用煤高峰期,東南沿海地區煤炭市場仍將會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尤其運輸需求的增加而帶來的公路、鐵路以及海運運力緊張,即使運輸價格上漲的情況下依然難以滿足運輸需求。進口煤能夠有效彌補迎峰期間煤炭市場供給,解決煤炭供應緊張狀況。此外,國內電力企業要保障煤炭供給安全,平衡及抑制國內煤炭市場,存在一定進口煤的剛性需求。

  (三)政策因素

  2016年全國兩會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描繪了我國未來五年能源發展的基本愿景,明確了未來五年將加快建設安全、清潔、高效、低碳的現代能源體系,首要任務便是控制煤炭消費,淘汰落后產能,并加強煤炭清潔利用,預計2020年的煤炭消費總量39億噸左右,煤炭消費量占能源消費總量的比重將下降至60%。

  (四)運輸的影響

  鐵路交通運力緊張長期成為制約我國煤炭工業可持續發展的關鍵,也是造成我國煤炭產品物流成本高、交易費用大、國際競爭力弱的重要原因。隨著基礎建設的加快,預計到2020年煤炭運輸能力將達37億噸以上,煤炭運輸系統得到完善,“北煤南運”的瓶頸逐漸被打開。

  進口煤炭投資分析,目前國內多地海關進口煤通關采取一船一議策略,同時局部地區海關回收進口額度后嚴格控制額度消耗速度以避免“寅吃卯糧”現象;另外從進口平控政策方面來看,上半年進口量已達到1.74億噸的高位,若下半年進口政策放松,則全年進口量仍有超過3億噸的風險。綜合來看認為下半年進口煤炭政策放松可能性有限,國內煤炭進口節奏將逐漸回歸到“淡季少進,旺季多進”的理性節奏。

        以上就是關于進口煤炭投資分析的相關內容介紹,更多進口煤炭相關信息盡在報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