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6月份全國共進口煤炭同比增長12.7%。由于世界煤炭資源的分布不均衡性,導致煤炭交易的區域性特點較強。以下對進口煤炭技術特點分析。

  2020年1-5月,我國進口煤炭市場量主要來源國的前五位依次為印尼、澳大利亞、俄羅斯、蒙古、菲律賓,進口煤炭商情報告指出,與2019年進口來源國結構相比,俄羅斯超越蒙古躍居第四位。整體來看,我國煤炭進口來源國仍以印尼、澳大利亞為主,同時比重較2019年有所增加,其中印尼所占的比重上升3%至49%,仍為我國煤炭進口量最大的來源國;澳大利亞進口量比重上升6%至32%,增加最為明顯;其余各來源國所占的比重基本持平,或有窄幅漲跌。

進口煤炭技術特點

  因進口配額不足,目前華南地區仍有部分進口煤船到港后難以通關,此前廣西地區有個別船舶等待時間超過兩個月。進口煤炭產業布局指出,世界煤炭資源主要分布在美國、中國、澳大利亞、俄羅斯、印尼、南非等國。煤炭的需求國主要是美國、歐盟、印度、日本、韓國和中國等國。現從五大特征來分析進口煤炭技術特點。

  (一)6月份當月進口同比由增轉減。2019年12月份起,上海海關關區煤炭單月進口量持續保持同比增加態勢,至今年6月份當月進口93萬噸,同比由5月的增加8.8%轉為減少23.7%,環比減少17.6%。

  (二)進口平均價格創近53個月來新低。上海海關關區煤炭單月進口平均價格同比自去年6月份由漲轉跌以來連續13個月維持2位數跌幅,6月當月僅為每噸59.2美元,同比下跌47.6%,環比下跌24.4%,單月進口平均價格創近53個月來關區最低水平。

  (三)自最大進口來源地東盟進口激增。2020年上半年,上海海關關區自東盟進口煤炭694.3萬噸,大幅增加76.4%,占同期關區煤炭進口總量的85.1%,比重較去年同期提高21.5個百分點,為同期關區煤炭進口最大來源地。其中,自印度尼西亞進口672.8萬噸,增加70.9%,占同期自東盟進口總量的96.9%。同期,自澳大利亞進口41.6萬噸,增加36.2%;自加拿大進口39.8萬噸,減少38.1%。

  (四)國有企業為進口最大主體。2020年上半年,國有企業通過上海海關關區進口煤炭410.5萬噸,增加16.7%,占同期關區進口煤炭總量的50.3%,比重較去年同期下降6.5個百分點。同期,民營企業進口396.1萬噸,增加66.7%,占同期關區進口煤炭總量的48.6%。

  (五)褐煤為關區煤炭進口最大品種。2020年上半年,上海海關關區進口褐煤391.8萬噸,增加70.5%,為關區進口煤炭最大品種,進口平均價格為每噸50.4美元,下跌26.3%。同期,進口煉焦煤以外的其他煙煤198.4萬噸,減少6.8%,進口平均價格為每噸83.8美元,下跌28.8%;進口煉焦煤79.5萬噸,增加18.5%,進口平均價格為每噸156.3美元,下跌27.9%。

  “十四五”期間,隨著人工智能、物聯網、5G通信、大數據、區塊鏈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加速突破應用,將賦予煤炭流通企業更快、更好、更全面的掌控和運用數據信息資源的能力,進口煤炭技術特點分析,未來幾年將是煤炭流通企業把握互聯網機遇,不斷催生出煤炭供應鏈新形態、新模式的關鍵時期。

        以上就是關于進口煤炭技術特點的相關內容介紹,更多進口煤炭相關信息盡在報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