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2006年落地小麥最低收購價,國內小麥產需格局逐步逆轉,2006-2019年這14年小麥自給率均值為105.88%。我國的小麥主要是用于口糧消費,飼料消費及工業消費占比較小,每年的市場波動還是有一定的影響。以下對小麥政策及環境分析。

  據美國農業部2020年3月最新預測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小麥期末庫存高達1.48億噸,庫銷比高達115.83%,而按照世界公認的糧食消費量與庫存量之間的關系,合理比例應該在40%左右,小麥行業商情報告指出,我國小麥庫銷比達到這一比值的2.90倍,去庫存壓力仍十分嚴峻。

  2010-2019年我國小麥產消量情況

小麥政策及環境

  我國小麥市場主要是用于口糧消費,飼料消費及工業消費占比較小,每年的市場波動還是有一定的影響。如何積極快速的梳理小麥產業的問題,進而調整策略,把握住機遇,就能在小麥市場贏得先機。現從三大資格申領來分析小麥政策及環境。

  已進行土地流轉的農民:隨著農村土地確權流轉的不斷推行,很多農民將土地承包權地流轉之后,外出打工。之前這部分農民依然能夠獲得補貼,但是現在,補貼對象已經改為擁有耕地承包權的農戶。

  土地荒廢未耕種的農民:為了推動農民種地的積極性,防止農戶撂荒耕地,對于擁有土地承包權,雖然沒有進行土地流轉,但是并未實際耕種小麥的農民,按照補貼規定,同樣不會獲得小麥直貼。

  開荒地種植小麥的農民:想要獲得小麥補貼,必須擁有土地承包權的種地農民才能夠享受。在農村還有部分土地屬于農戶開荒地,雖然在確權時進行了標注,但是不屬于補貼范圍。

  總體來看,2020年的小麥產業依舊是向好的,產業向陽而生,去庫存、產業結構調整為大方向。小麥政策及環境分析,2020年的小麥產業要往小上進行思考,小波動,小需求,小變化,小調整等等,小中藏著機會,藏著發展之勢,找到了自然可以在政策和市場的博弈中找到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