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國工業互聯網產業的市場規模將達到4800億元,比2018年增長6.64%。互聯網公司屬于輕資產行業,資產負債表沒有太大的信息含量,核心的是現金和短期投資,較少土地、廠房、設備、庫存等大類資產,大多數互聯網企業負債和杠桿率比較低。以下對互聯網投資分析。

  工業互聯網平臺作為新型制造系統的數字化神經中樞,在制造企業轉型中發揮核心支撐作用。2017年中國工業互聯網市場規模達到4676.99億元,增長率為13.5%;隨著產業政策逐漸落點,市場空間將有望加速,互聯網行業商情報告預計2020年中國工業互聯網市場規模可達6929.12億元。

3.png

  互聯網公司屬于輕資產行業,資產負債表沒有太大的信息含量,核心的是現金和短期投資,較少土地、廠房、設備、庫存等大類資產,大多數互聯網企業負債和杠桿率比較低(也有部分資產較重,負債較高的)。但互聯網公司最重要的“資產負債”是用戶,用戶數、用戶活躍度、用戶時長、用戶生命周期、用戶轉化率、用戶ARPU值等決定了這家互聯網公司的資產價值。現從三大方面來了解互聯網投資分析。

  可以直接幫助疫情改善,可以加快信息流轉的、可以滿足當下一些實施性需求的微觀具體板塊會受益,比如大家說的云辦公。但這種受益具有很強的階段屬性,互聯網投資分析稱之為“口罩廠”效應,口罩現在無疑是剛需的剛需,但這個剛需會很久么?肯定不會,這也是為什么我們但很多閑置產能沒有迅速轉到口罩制造上來。對于一些具體的云辦公板塊,可能在這個階段有受益,特別是客觀環境起到了教育市場教育用戶的作用,即使疫情過去也會有一些留存。但如果就云辦公來說,疫情一解決,不會完成產業層面的替代,這個行業里阿里和騰訊已經做的很好、很全了,再從OA層面突破不存在了,應該有更新的模式,最好能夠爭取到at的戰略投資,結成生態。

  現在社會出現一些局部困難或是失能的時候,AI、大數據能不能發揮很大的作用。互聯網投資分析指出,有些案例質量不是很高,比如ai問診新冠肺炎,這里面炒作的痕跡很重,基本是拿了一個客服機器人就上了,這種ai案例反而對去推廣產業互聯網有負面的作用。誰能從疫情中找到最大的新需求增量,產業互聯網機會最大。大家都知道,中國產業互聯網最早的市場不是to B,而是to G,也就是給政府提供公共服務的數據能力,現在大家看到。在這么一個混亂的局面中,我們對疫情的洞察、圍堵、觀察、跟蹤、分析,基本上都有ai+big data+cloud的影子,這是對產業互聯網能夠提升政府治理能力、企業競爭能力最好的宣傳,如果產業互聯網可以持續發揮比較重要的作用的話,可能給中國整個toB/G端的互聯網發展,帶來真正的起飛的機會。

  互聯網投資分析,最后也要說點現實的——目前賺到錢的大部分互聯網公司來說,幾乎沒有想到哪個領域跟實體經濟的相關性可以剝離的,都有關系,實體受挫,互聯網也受挫,甚至更重。所以為什么看到很多互聯網企業馳援傳統經濟,比如微信到處送保險,保險的內容是:一個夫妻店,兩口子中的任何一個病倒了,每天補貼1000塊,一直補貼30天。這當然是騰訊的善念,但也說明了“唇亡齒寒”的道理。

  我國互聯網發展日趨成熟,網絡媒體、網絡商務等互聯網深層次應用比例正在大幅提升。目前全球互聯網的發展重點轉到了亞洲,中國擁有的網民人數全球最多,因此也必將成為各種互聯網應用發展的沃土。而手機媒體的無線互聯功能越來越強大,未來也必將超越傳統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