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電動汽車制造商的銷量可能會翻兩番,達到450萬輛,約占全球輕型汽車市場的5%。在中國一些城市,電動汽車不受車牌搖號和拍賣的限制,這在電動汽車的推廣中仍然發揮著重要作用。以下對電動汽車政策及環境分析。

  隨著國內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汽車企業生產經營逐漸恢復,2020年3月汽車產銷量整體高于此前預期,電動汽車也因此得到一定的恢復。從長期來看,隨著國家有關政策的逐步落實,以及各地政府接連出臺促進汽車消費政策,預計汽車市場將加快恢復。根據電動汽車商情報告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純電動汽車生產完成102萬輛,同比增長3.4%,銷售完成97.2萬輛,同比下降1.2%;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產銷分別完成22.0萬輛和23.2萬輛,同比分別下降22.5%和14.5%;燃料電池汽車產銷分別完成2833輛和2737輛,同比分別增長85.5%和79.2%。

  2012-2020年1-3月中國純電動汽車產銷量統計情況

3.png

  電動汽車作為新一輪的經濟增長的突破口和實現交通能源轉型的根本途徑,已經成為世界各主要國家和汽車制造廠商的共同的戰略選擇,也是各國汽車市場的戰略選擇。在各國政府的大力推動下,世界汽車產業進入了全面的交通能源轉型的時期,電動汽車進入了加速發展的新階段。現從三大扶持政策來分析電動汽車政策及環境。

  加大對研發環節支持力度,提高創新能力。電動汽車政策及環境分析,德國國家電動汽車平臺建議政府到2020年前,投入40億歐元用于支持電動汽車研發,美國也在2013計劃未來10年投入10億美元用于支持研發。未來電動汽車購買環節的補貼將逐步減少,但在研發環節,應進一步加大支持力度,以新能源汽車重點研發計劃為統領,集中資源突破關鍵核心技術,提高創新資源的利用效率。重點加強動力電池材料、電池管理系統設計、生產工藝和設備、安全等方面的研發,推動鋰離子電池升級換代和新型電池產業化,加強驅動電機核心部件、電控技術、輕量化技術和智能化技術等方面的研發,突破制約電動汽車產業發展的技術瓶頸。

  發揮功能性政策作用,釋放創新活力。電動汽車政策及環境分析,電動汽車產業發展的技術路線尚未確定,產品主導設計尚未形成,仍處于加速創新和試錯的過程,以普惠性為特征的功能性政策更適合電動汽車產業現階段的發展。例如,美國汽車產業準入實施“自我認證,強制召回”的管理方式,政府部門只對產品進行抽查,關注焦點在汽車產品的安全、環保和節能等方面,對企業投資和生產規模、技術能力和售后網絡方面沒有強制規定,降低了創新者進入新產業的門檻,讓特斯拉這樣有創新能力的企業參與新興領域的創新和發展,并從中脫穎而出。我國電動汽車產業政策應以“普惠式”思路替代“選擇性”思路,有序放寬市場準入,減少各種目錄,營造更具競爭性的創新環境,讓更多的創新者進入電動汽車產業進行創新和試錯,釋放電動汽車產業創新活力。

  創新政策工具,激發企業創新動力。電動汽車政策及環境分析,我國電動汽車產業以購買補貼、政府采購等傳統政策工具為主,對企業和消費者而言屬于短期激勵,支撐未來電動汽車產業長期發展的動力機制尚未形成。“零排放計劃”(以下簡稱ZEV)是由美國加州最先實施的市場化的電動汽車產業長效激勵政策。

  電動汽車在一些地區和國家取得了顯著進展,它們在2017年突破了100萬輛銷量的里程碑。隨著需求的增加和制造商生產能力的提高,市場將繼續壯大。展望未來,直到本世紀20年代初至中期,政府行動的融合、OEM廠商加大關注力度、客戶接受度的提升以及獨具匠心的供應商,這些都可能會加速該行業的盈利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