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累于煤炭價格和銷量下行,2020年一季度全國規模以上煤炭企業利潤同比下降29.9%。煤炭行業全面轉入結構性去產能、系統性優產能的新階段,建設煤炭產供儲銷體系是保持煤炭市場總體平穩、實現供需動態平衡的體制保障。以下對煤炭產業布局分析。

  2019年1-9月,全國原煤產量同比增長4.5%至27.36億噸,繼續保持較快的增速。煤炭行業商情報告指出,其中,內蒙、山西、新疆的原煤產量在2019年1-9月分別同比增長10.4%、8.3%、16.7%,大幅高于全國平均增速。陜西省的原煤產量受到2019年初神木礦難的影響,2019年1-5月產量累計同比下滑13.2%,2019年6月以來逐漸恢復增長,因此1-9月累計同比增速為-1.7%。

代工.jpg

  煤炭行業去產能,應以供應側結構性改革為切入點,推動資源整合兼并重組,嚴格控制增量、淘汰落后存量,消化過剩產能。更重要的是,去產能是去沒有達到“安全、高效、綠色”即科學產能的產量及產能,也就是要科學地“去產能”。現從三大區域來分析煤炭產業布局。

  控制東部:煤炭產業布局根據未來煤炭生產潛力及地區位置,東部地區包括北京、天津、黑龍江、遼寧、吉林、河北、浙江、江蘇、山東、福建、廣東、上海、廣西和海南等14個省市,是中國經濟發達地區和煤炭消費重心。該區煤炭資源開采歷史長、強度大,現有大中型礦井面臨枯竭,尚未查明的預測資源量多為零星區塊,規模小且埋藏較深,大多數難以單獨建井或難以利用。該區應適當控制煤炭生產能力,延長煤炭開采服務年限,加快改善生態環境。

  穩定中部:煤炭產業布局分析,中部地區包括山西、河南、安徽、湖南、湖北、江西等6個省份,其中山西省煤炭資源豐富,賦存條件好,構造較簡單,適合建設大型、特大型安全高效現代化礦井,是中國煤炭主產區和調出區,對滿足全國煤炭供應、調節市場起著主導作用。資源方面,山西未來煤炭產能增長潛力很大,開發規模可達到11億噸,但是由于生態環境脆弱和水資源匱乏,煤炭開發規模受到很大制約,理想開發規模為7億噸,可行開發規模為8.7億噸,2020年后按7億噸規模進行開發。安徽煤炭資源較為豐富,煤炭賦存條件好,主要集中在淮南、淮北礦區,2020年前開發規模可適當提高到1.4億噸,2030年后控制在1.2億噸左右。河南省煤炭資源賦存較深,地質構造復雜,每層穩定性差,以小型煤礦開發為主,建設大中型煤礦的資源較少,2020年前可基本穩定現有生產規模,2030年將為1.4億噸,2050年將為1.2億噸左右。

  發展西部:西部區包括陜西、內蒙古、寧夏、重慶、四川、貴州、云南、新疆、甘肅、青海、西藏等11個省區。其中,陜蒙寧區資源儲量豐富,具備大規模開發的潛力,但生態環境和水資源對開發規模約束較大,是制約該地區煤炭規模的硬約束因素。煤炭產業布局分析,西南區煤炭資源較豐富,但開發規模受到煤層地質條件和開發技術限制,增幅有限。為滿足全國煤炭需求,必須加快開發規模,重點做好神東、陜北、黃隴、寧東和云貴等大型煤炭基地內已規劃礦區勘探。蒙東褐煤資源區域和新疆大型煤炭基地圍繞重點開發礦區及近期建設項目開展勘探。青海加強木里和魚卡礦區勘探。力爭在新疆等西北地區低階煤煤層氣勘探取得突破。新疆煤炭基地實行綜合開發,建成中國重要的大型煤炭生產基地、大型煤電生產及外輸基地、大型煤化工基地、商品煤外輸基地。

  堅定不移淘汰落后產能、化解過剩產能,提高煤炭供給質量;在煤炭市場出現嚴重供大于求的形勢下,實施階段性減量化生產,維護市場供需平衡。同時,鞏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果,推動中長期合同制度落實。大型煤炭企業要充分發揮平穩市場的帶頭作用,采取有效措施把價格穩定在綠色區間,防止煤炭價格大起大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