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電商行業總融資金額不少于62億元。2020年農村電商除了要幫助完善農村供應鏈以及產品調配、運輸,還要盡力推動建立大數據平臺、統一倉儲物流等生態體系,幫助農村電商搭建系統化的架構等工作。以下對農村電商投資分析。

  浙江、江蘇、福建、山東和廣東農村網絡零售額排名前五,合計占全國農村網絡零售額比重為73.4%,零售額前十位省份合計占比為89.4%。農村電商商情報告從增速來看:青海、甘肅、寧夏、陜西和重慶零售額同比增速位列前五,增速均在40%以上。

代工.jpg

  隨著農村電商的不斷發展,越來越多的農民借助電商脫貧致富,農村市場漸漸被“喚醒”。尤其在近幾年,農村網絡零售交易額翻了一倍多。現從三大驅動來了解農村電商投資分析。

  一是政策驅動:包括政策和制度紅利,國家對農村電商的關注和監管態度和其他行業有所不同:最大限度減少市場干預;支持創新性、前瞻性的相關試驗;在開拓國際市場上給予支持和引導;資金、金融和商業保理服務上的支撐等。農村電商投資分析,國外的政策導向也在發生變化。美國從2000年到2012年,對生產者的支持從600多個億降低到200個億,而支持農產品營銷和促銷的一般性服務領域,從200億上升到1000億,支持領域從生產環節轉移到采購環節和消費補貼。我國的農業政策也正在向營銷和流通環節傾斜的,這給了農村電商很大的發展機會。

  二是技術創新和人才驅動:農村電商投資分析,農業的工業化和規模化離不開農業信息化,金融數據的完善,有利于未來征信體系的建立;“返鄉潮” 將為農村電商創業提供重要的人才儲備;以及各界在農產品返鄉銷售和農民職業技術教育的發力。

  三是商業模式驅動:目前農業電商有兩種模式,一是垂直的模式,包括農資電商、農產品電商、淘寶村、特色農產品品牌等;第二種是平臺模式,包括全國性的平臺和地方的小平臺,在B端解決采購、物流、信息、資金問題。農村電商投資分析,理想的方式是大小平臺形成良性互動,以小平臺為渠道支撐和依托,通過全國性平臺便捷地獲取商品。

  農村電商行業發展速度迅猛但并不是十分成熟,有著成長性不是很好,企業壽命短等一系列問題,目前為止還處于初級這一階段,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農村電商行業財務可持續發展,對此,必須進一步通過多種途徑來推動農村電商行業的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