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國煤炭行業總產能達45-47億噸。隨著一批礦井證照辦理齊全后逐漸投產以及部分投產煤礦產能利用率提升,國內煤炭產出預計繼續穩步釋放。以下對煤炭投資分析。

  2020年3月中國原煤產量為3.37億噸(33726.0萬噸),同比增長9.6%。其中,山西省原煤產量同比增長12.3%,陜西榆林原煤產量同比增長30.9%。累計方面,2020年1-3月中國原煤產量達到82991.1萬噸,累計下降0.5%。煤炭行業商情報告指出,2020年1-4月,我國累計進口煤炭約1.27億噸(12672.6萬噸),累計增長26.9%。

代工.jpg

  在煤炭價格穩定波動的前提下,煤炭企業,尤其是大型煤炭企業存在較為穩定的盈利預期。近兩年煤炭價位維持高位波動,盈利持續改善,但煤炭企業二級市場表現與業績背離,估值處于市場低位,安全邊際較高。現從五大對外投資方式來了解煤炭投資分析。

  煤炭資源購置型投資:一些煤炭企業對外投資處于初級階段,煤炭企業在國外投資并沒有進行深度開發,在一定程度上屬于占有資源型投入。如我國在澳大利亞進行投入,一些煤炭企業只是通過進行資源勘探,購買煤炭資源的開發權,并沒有對煤炭資源進行深度開發。煤炭投資分析,中煤集團公司、河南神火集團公司、義馬煤業集團公司在澳大利亞進行投資,都是購買了當地礦區的煤炭資源勘探權和開發權,并沒有進行大規模的礦井建設等實質性開發。

  設備輸出服務型投資:煤炭投資分析,我國的一些煤炭企業集團公司不僅從事煤炭生產,而且還有較強的設備生產能力、技術輸出能力,企業在進行設備輸出的同時,由于國外煤炭企業短時間內無法掌握先進設備的生產技術,輸出設備的煤炭企業為了滿足國外購置設備企業的需要,同時派出技術人員及生產操作人員從事輸出煤礦設備的使用、維護、售后服務工作,同時,利用銷售的煤礦機械產品承包煤礦生產經營的相關工程工作,以此達到既銷售產品,又輸出技術勞務的目的。如中煤集團公司在輸出煤炭機械產品的同時,又輸出了技術服務、勞動力資源,依托煤礦機械輸出進行煤炭生產及煤礦工程項目建設。

  煤礦工程承包型投資:煤炭投資分析,我國煤炭企業通過和國外煤炭企業簽訂煤炭工程合作協議,采取承包國外煤炭企業的工程項目的方式,走出國門,參與國際化工程項目開發。如江蘇省徐州礦務集團公司就是組織人員進行勞務輸出,在孟加拉國是勞務輸出型開發。

  煤炭技術服務型投資:我國的煤炭企業和國外企業只提供技術方面的服務,從事煤炭相關工程設計、設備使用指導等技術含量比較高的一些服務。煤炭投資分析,不過這種服務和其他相關服務有的是分別提供的,有的是綜合提供的,并沒有截然分割開來。如中煤集團公司提供技術服務等。

  煤炭實體開發型投資:煤炭投資分析,我國煤炭企業在國外進行煤炭資源及礦井開發,購買生產礦井,建設新煤礦,從事煤礦的實際生產經營活動。我國煤炭企業對國外煤礦具有全部或部分煤炭資產所有權,單獨從事生產經營管理活動。如我國神華集團、兗礦集團在國外進行礦產開發,就是屬于這種情況。

  未來煤炭行業信息化將隨著企業轉型、行業進步不斷向大集團、跨區域式發展,逐步從 “數字礦山”向“智慧礦山”發展,進一步促進節能減排,信息化人才、制度、標準建設進一步完善,自主創新能力與跨行業交流進一步推進。